MM性交视频

最新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新聞

粘花“惹草”定格美麗

發布日期:2006-07-22   發布人:

 
 

貼花

 
 
陶醉
 
鬧市中的押花
 
 
 
  
  押花時只有快樂,而建了廠卻常常無助,傅慶軍說往事不堪回首。忙起來的時候,家也顧不上了。話說到這里,傅慶軍的眼里泛著溫柔:“女兒上幼兒園時,不知何故我把她罵哭了,當時我媽媽在看報紙,正好有條新聞講孩子最崇拜誰的調查,美國是父母排第一,中國的父母排十幾位。我媽想將我一軍,就問我女兒。女兒一邊抽泣,一邊用手指指我!那一刻,真是感動!”
 
  感動于美麗的藝術,感動于可愛的女兒,傅慶軍不言放棄。她用花貼出了羊城八景,把花兒印在賀卡上,給鎮紙、小鏡子設計了獨特的臉面,她建立了“真樸苑”的網站,那朵漸紅的楓葉將秋日絢染,也將她的人生點傅慶軍忙,約了幾次,電話里她的聲音風風火火,不是去做講座,就是忙著做押花。在海珠廣場不足6平方米的小檔里見到她時,她正在打電話,黑且略顯疲憊的臉上寫滿了歉意。滿屋清新的押花掛畫,回家的孩子,放鵝的少年,打漁的船夫,依偎的戀人,難道都出自她手?傅慶軍遞過來一張名片,小小卡片上紫色的六貝綠安靜地望著我,沒來得及驚嘆,
 
卡片主人發話了:“紫色花的卡片給女士,如果是男士,我會給他們綠色花卡片。”
 
 
 
  “其實,押花很簡單,那是大自然的饋贈。”傅慶軍告訴我,帶她進入這個藝術殿堂的是梁承愈。
 
  秋日的新發現
 
  時光回流16年,故事的主人公是華農的副教授梁承愈。與園藝打了一輩子交道的女教授快退休了,這天午后,她在園子里流連時,一片蟲子咬過的殘葉闖入她的視線,這片仿如滄桑鳥兒的樹葉觸動了她的感傷,拈起那片葉子,像平日里做植物標本那樣,她修剪出一只鳥,粘在紙上,很快,她又做出了幾只小鳥,梁承愈取名《哺育》。平常日子里,梁承愈開始隨地取材,遠山近林,黑夜中歸航的小船,盛開的花,一幅幅美麗的圖畫產生了。
 
  春節時,家人聚會,梁承愈帶去了她的十幾幅押花畫。在中學教植物的妹妹梁承悅躍躍欲試,外甥女傅慶軍興奮不已,嚷嚷著以后專門提供花草。1991年,按捺不住好奇,傅慶軍嘗試著自己動手修修剪剪。一堆干花干草樹莖樹葉放在面前,做什么好呢?哦,這個兔腳蕨不正像海南的椰樹嗎?不如就來個海島姑娘吧!想來容易,卻并不得法,怎么看怎么別扭。傅慶軍向姨媽梁承愈取經。姨媽伸手把姑娘的頭轉了一下,立刻,畫面生動起來,韻味出來了。至于經驗,姨媽只說:“全憑感覺,就算同樣的花,心情不同,做出來效果也全然不同。”
 
  鑷子、牙簽與膠水,就是借助這樣簡單的工具,緊跟那些倏然而逝的靈感,傅慶軍一發不可收拾地迷上了押花藝術。周末,她和兩個姨媽一起切磋技巧,幾年下來,三個人的作品漸漸積多了。1995年,三個人湊錢出了本《押花藝術》。三個人對押花一往情深,但對大家是否認可卻忐忑不安,她們取了“基愉”的筆名,也憧憬這是個機遇。從排版到賣書,年輕的傅慶軍頂了大梁,休息時,她騎著自行車四處推銷。當時,只有一個想法:“這個美好的事情,應該讓更多的人來分享。”
 
  回想當時的情形,傅慶軍只記得烈日下的焦灼,如同上百幅作品里她不能忘記那纖腰款款的仕女一樣,刻骨銘心。
 
  幸福的藝術
 
  押花一幅幅做出來,連傅慶軍自己都不敢相信那是出于自己之手,仿佛前方有人指引,她的人物造型飄逸浪漫。有一次,傅慶軍漫不經心地將一朵粘好的大紅花撕下來,沒想到,殘花在手,竟是一條隨風吹起的裙!她靈機一動,用了兩層的比利時杜鵑做了上衣,曇花是水袖,真是天作之合,曼妙腰身美人嬌俏。傅慶軍大喜過望,趕緊再找材料想多做幾個,試來試去,風采難再現。
 
  “無法重復!”傅慶軍很享受押花帶來的每個不同的視覺沖擊,“即使想著要做一幅風景畫,但往往是順手抓起了一片葉子成就了另一個畫面。”平時,采集各種姿態的花,壓在書里晾干,積到一定的數量便分門別類地擺在盒子里,做這事時,傅慶軍很快樂:“期待著一種未知的美麗,生活中我是個平淡的人,然而看了我押花作品的人都說我很浪漫。也許,是因為我傾注了所有的熱情吧!”
 
  進軍基尼斯
 
  三個人的押花在鐵路文化宮展出時,許多人嘖嘖贊嘆,傅慶軍猶記得一位男士一拍大腿:“我是學農的,天天與花草打交道,懂繪畫又懂電腦,怎么就沒有想到做押花呢?”有觀眾提議:沖擊基尼斯吧!
 
  1998年,傅慶軍請了兩個月的假,決心做一幅長卷申報基尼斯大全。她構思了公園秋游的主題,也畫好了圖。結果真正做起來,一切都不由控制了。先是紙的大小,押花為了保存,必須過塑,機器限制了紙的長與寬。三個人商量了半天,決定采用連環畫的形式,過塑后再連起來。于是,完全沒有美術基礎的三個人行動了。“那是對我們想象力的大考驗。”傅慶軍比劃著:“翩翩起舞的人們,手是康乃馨花柄,沒有任何修剪,渾然天成,而伏在女人腳下的小狗,池塘里歡快的小魚,就是跳舞蘭的一小片。”聽著傅慶軍的解說,不由拍案叫絕,生活中不缺乏美,只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然也!那昂首的天鵝竟是隨處可見的姜花,那直立的高塔卻是一條小草,而向日葵的花瓣粘成的練劍人更是動態十分。后來完成的近6米的畫卷由9部分加一個封面組成。1998年,這個用209種植物創作的作品,被認定為世界上“植物種類最多的押花畫”,獲得了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總部頒發的證書。
 
  把愛好發展成事業
 
  當越來越多的人了解押花這個藝術時,傅慶軍開始規?;茝V。押花在19世紀的日本與歐洲就已經發展,然而在國內,這是冷門。一切都得從零開始。
 
  干花放久了,顏色會變淡,即使做成押花,如果覆膜粗糙,紋脈也會走樣。傅慶軍跑遍了知道的冷裱廠,一提起給押花覆膜,所有的人都直搖頭:不大可能吧,凹凸不平的,不可能真空覆膜!傅慶軍只能自己裱,上萬張畫成了實驗品,起初燒,廠里的鋁合金柱子都熏黑了,最后只能剪。
綴得迷人。
 
 
 
上一篇:押花畫:讓花草長留人間 下一篇:重陽節,真樸苑押花畫延續傳統自然綠色低碳生活價值觀
MM性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