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性交视频

最新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新聞

真樸苑 拈花惹草 留瞬間于永恒

發布日期:2010-03-31   發布人:

 

雅花妙就妙在可以將想象力發揮得淋漓盡致,如何將別人眼中的普通植物,不經裁剪做成另一種東西的形態。

 

押花的神奇之處還在于,事前不知道會做出什么。

 

押花的作品不單單裝飾畫,還可以運用到日常的生活品中。

 

要做出專業的能夠長期擺放的押花工藝品需要至少20道工序,每道均有講究。

 

真樸苑是中國押花藝術第一家,是首家把押花工藝實現產業化的企業,它在國內國際上獲獎無數,在香港朗豪坊設有聯絡處,還與墨西哥的廠家有合作關系,但它在廣州的展廳卻隱藏在德政南路一座老式的寫字樓里。

 

 

城市探秘

 

老式寫字樓里藏著藝術天地

德政南路是位于老城區內一條并不寬闊的小馬路,灰灰的老房子,年代久遠的大榕樹,用來拉貨的殘的。珠光仰忠精品批發市場、萬福精品廣場為這一帶增加了不少鮮艷的色彩,經常有女孩子們結伴在這里逛街,帽子、圍巾、發卡、項鏈,價格都便宜得令人不敢相信,讓人忍不住一買就一大包。

真樸苑就隱藏在德政南路的德政大廈里,這是一座8層高的寫字樓,前身是廣東干部招待所,現在很多廣告公司、投資公司搬進了這座大廈,真樸苑就位于這座大廈的頂層,小小的帶閣樓的一間房,兩張簡單的桌椅,樓上樓下則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押花工藝品,有尺寸不一的木框畫、古框畫,里面有驕傲的孔雀、穿蕾絲內衣的性感女神、有在湖邊的小女孩、依偎著取暖的戀人,這里還有利用押花工藝做成的屏風、相冊、賀卡、書簽、吊墜、幸運戒指、古木筆筒、名片夾、化妝鏡、燈具、紙巾盒等,每一種都令人愛不釋手。

 

 

揭開面紗

 

押花藝術在十九世紀的英國已經出現了萌芽,一些貴族小姐們利用植物的花和葉制作小禮品、小信物,作為感情的寄托,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押花工藝傳到了日本,受到了民間的政府的一致推崇,政府經常免費提供場地舉辦押花藝術展覽,日本有一種制作很精美的殮報,上面就利用了押花工藝,但押花藝術始終沒有成為一種商品在市場上流通。

傅慶軍和梁承愈、梁承悅老師可以說是中國最早制作押花的藝人,二三十年間,他們獲獎無數:1998年大世界基尼斯之最,1999年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系列金獎,2001年首屆中國國際插花花藝博覽會一等獎等。真樸苑也從最初的家庭手工作坊發展成為有工廠、有展廳、有網店的現代化公司。

 

 

店家出場

 

傅慶軍 老板

從家庭手工作坊到公司生產

傅慶軍遞給我一張名片,并提醒我留意這張名片有什么特別之處,我仔細一看,名片的左上角有一朵紫紅色的小花,這是一朵真的花,經過特殊的工藝粘貼在名片上,防水防潮,不會脫落也不會褪色,這也是最簡單的押花工藝。據說傅慶軍遞名片時也是有講究的,“紫色花的卡片給女士,如果是男士,我會給他們綠色花卡片。”

說起學習押花工藝的過程,傅慶軍的話滔滔不絕。她有一個阿姨叫做梁承愈,是華南農業大學園藝系的副教授,有一天,她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發現,那片蟲噬過的柑橘殘葉多像一只歷經滄桑的老鳥??!她拈起“老鳥”,把它粘在紙上,然后,又用窗臺上的葉子做出了幾只“小鳥”,用午飯時剝下的玉米須揉成小團,粘成鳥窩……這竟然拼粘出一幅圖畫來!梁教授很興奮,給這幅畫取名《哺育》。傅慶軍一看就被迷住了。還有一位在廣州市第120中學擔任生物老師的梁承悅,和華農的梁承愈教授是親姐妹,三個人就組成了一個興趣小組,經常聚在一起制作押花作品,她們最喜歡制作那些有中國特色的人物,在制作過程中,吸取了中國畫中的寫意手法,著重突出人物的神態和神韻。

1999年的時候,昆明舉辦世界園藝博覽會,傅慶軍一口氣做了5天5夜,功夫不負有心人,《1999歡聚在昆明》最終獲得了金獎。農業局的負責人把傅慶軍介紹給了旅游局,“你們不是經常說廣州沒有拳頭產品嗎?好好研究開發一下”。傅慶軍從此走上了職業押花之路,旅游局也幫了很多忙,開推介會的時候總帶著她,有一次在體育中心開了一次大型的推介會,押花工藝品在會上都賣瘋了,一天之內拉過去三車貨,那里寫字樓多,很多公司一買就是幾十幅。

現在公司已經上了規模,有專門的設計師、技術工人、還會專程去云南甚至墨西哥采購各種花卉,但是傅慶軍偶爾也會親自設計、制作,植物的東西很巧妙,有時就是靈感一閃,一幅作品就誕生了。

 

 

解構

 

看似容易其實很難

簡單的押花作品誰都可以做,只要收集一些植物的花、葉、莖,幼稚園的小朋友都可以拼接出一幅畫,有個男同志來真樸苑參觀,一邊參觀一邊大叫,“我就是學植物的,我也懂電腦,還是一個生意人,我怎么都沒想到呢?”

其實,要做出專業的能夠長期擺放的押花工藝品卻需要至少20道工序,每道均有講究。例如,采花的時間不能在雨后,采完后,要將花瓣與葉子一片片摘下,打開、吸濕、壓干、放入真空袋子中,然后歸檔。對于不同植物的脾性也要有所了解,比如絲瓜的花,剛采下來時顏色鮮艷,但是日子久了就會越變越淡。深紅玫瑰則與此相反,日子久了會越變越深,成為黑色。

工序有許多,精髓卻在于“想象力”。押花妙就妙在可以將想象力發揮得淋漓盡致,如何將別人眼中的普通植物,不經裁剪做成另一種東西的形態?如果需要裁剪,就變成剪紙、剪布,完全破壞了押花的樂趣。押花的神奇之處還在于,事前不知道會做出什么,即使同一朵花,壓的形狀不同,擺放的位置不同,出來就是不同的圖畫,沒有重復性。

 

 

記者手記

 

從愛好到事業的路有多遠?

傅慶軍最初做押花完全是出于個人的興趣愛好,后來名氣越來越大,在農業局的鼓勵下辭掉外貿局的工作開始一心一意做押花,回想起這段經歷,傅慶軍感慨不已,“我也不知道是該感謝他們,還是該埋怨他們。”

因為從單純的興趣愛好到規劃化的推廣其中的道路走得并不輕松:1995年,傅慶軍和兩個姨媽湊錢出了本《押花藝術》,從排版到賣書,年輕的傅慶軍頂了大梁,休息時,她騎著自行車四處推銷。押花時只有快樂,而建廠時卻常常無助,當初傅慶軍跑遍了知道的冷裱廠,一提起給押花覆膜,所有的人都直搖頭:不大可能吧,凹凸不平的,不可能真空覆膜!傅慶軍只能自己裱,上萬張畫成了實驗品,起初燒,廠里的鋁合金柱子都熏黑了,最后只能剪。

押花藝術在上世紀末曾經“火”過,但在新的經濟環境中如何利用網絡營銷進行持續發展又是一個新的難題。

本版撰文/本報記者 許琨

本版攝影/本報記者 黃皓

轉載自:南方都市報  類別:人文歷史   版次:GA22   版名:廣州讀本 發現   2010-03-31

http://gcontent.nddaily.com/1/8e/18ead4c77c3f40da/Blog/6fe/3a80be.html

 

 

上一篇:100雙“廣州之手”留手模永藏廣州市國家檔案館 下一篇:重陽節,真樸苑押花畫延續傳統自然綠色低碳生活價值觀
MM性交视频